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苦中求乐的博客

生命的远行不需要太多的准备,上帝给你两条长腿和坚实的脚掌,就是为了让你前行。向哪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不如你也尝试理解“烦人的亲戚们”吧  

2016-02-18 07:33:59|  分类: 世态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文/意林
不如你也尝试理解“烦人的亲戚们”吧 - 意林杂志 - 意林杂志的博客

一年过得真快啊,又到了放假过年的时候。

最近在朋友圈,看到了不少对亲戚的控诉。这些事件,一般以“逼你嫁”、“比出息”以及“你一个女孩子,要那么高学历干什么”等情节为主。

其实,我家里也有挺多这样的人的。以前见到,总觉得烦人又无法摆脱,现在却慢慢理解了,也好像逐渐变成了一个“类似的人”。

放假在家,我常常沏好一壶热茶,和我妈穿着睡袍泡着脚看剧。那天晚上,我们刚刚打开电视,就听到了一阵清脆的门铃声。

穿好鞋子,去开门,原来是初姨。最近几年,她来我们家做客的频率越来越高了。每次来到我家,她都连珠炮般地问一样的问题,说一样的话:

“你几年级了?”

“谈女朋友了吗?”

“你那么瘦,要多吃点呀。”

……

每次她来,我都心照不宣地陪她演完这出客套,全程也都保持着一个刻意的微笑。不然,等她走了,我妈就会批评我:“人家跟你说话,你却一直板着面孔多没礼貌。”

有一次,跟我妈抱怨,我和她根本就没话题,得到的回答是:“哎呀,人家每天一个人在家没人陪她聊,你就陪她唠嗑唠嗑嘛。再说,你在房间玩电脑就很有意义吗?”

其实,以前我们和初叔初姨一家,因为某些原因并不怎么来往。甚至可以说,关系有点差。

从90年代到现在,初叔一家过得大起大落,最穷的时候住过铁皮房,富的时候也曾一下买了好几套房。可是好不容易稳定下来,还不到二十岁女儿,就先他们而去了。

雪上加霜的是,没过两年,初叔又因为生意上的官司成为了阶下囚。四口之家,一下子只剩一半,只剩下初姨和叛逆的儿子。

大概就是从这个姐姐去世开始,我们两家的往来才频繁起来。一开始是初叔初姨俩一起跟我演着客套的戏码。没想到,没过几个月,这场戏只剩我和初姨俩继续演着。

真的不知道,初姨每次从我家热热闹闹的氛围回到空荡荡的家里,又是怎样的心情。

高考后我就考了驾照,去年,家里添了一辆新的小车。

所以到了新年的时候,会经常被父母派去给亲戚们当司机,在他们的“新春走访活动”结束后,载他们一家人回家。

这时候,我就要被迫和陈叔一家人困在一个小空间里好些时间,无处可逃。

- “你还记得陈叔我吗?”

- “怎么会不记得,哈哈。”

- “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,那时候你才只有我一截手臂那么长,你看现在都那么大了,叔叔老了。”

- “哦哦,那我可能不知道了。”

接下来的内容,大致包含了我在学校的成绩、没找到的工作以及忐忑的恋爱生活。我一点也不喜欢聊这些,生活本来就已经挺难过了,还要被一次又一次地提起来,这也是大家烦亲戚的原因吧。

在我大致描述完我的情况后,我以为他们要开始拿我和“别家的孩子”进行对比了,他却沉默了。

良久,他突然又再问了我一次:“你读什么专业的?大几了?” 我心里想着,刚刚不是问过了吗,于是翻着白眼又重复回答了一遍,“读金融,快毕业了。”

想想也正常,这些亲戚们,其实并没有那么在乎我的情况。

他们是我们父母二三十年来一直陪在身边的人,无论我存不存在,在不在家,他们都会来到家里来拜年。没有什么目的,只是想看一看我的父母,听一听对方的声音。

过了半个小时,我们到了目的地,拜完年互道“新年快乐心想事成”之后,陈叔塞给我一个红包,我假意推脱了几下后,便装模作样地收下了。

 
其实我还有一个比我大几年的姐,她常常跟我抱怨:“一点也不想回去面对那些亲戚。最近他们对我的问候,已经从‘新年快乐,心想事成’,进化成了‘新年快乐,找到了吗?’ ”

今晚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她刚好不在家,我就坐到了看电视的老妈旁边,问她:“为什么,你和亲戚们总是爱催我姐结婚?”

她放下遥控器说,“ 其实我的目的很简单。我心里就是想着,趁我们年轻,还可以帮忙带带孩子而已。”

- “为什么你们都那么急呢?是不是有什么朋友很迟结婚,然后过得不好。”

- “其实全班最迟结婚的人就是你老妈我,我当年25岁还没有结婚。”

- “那你不是急死了?”

- “我的同学全都结婚了,能不急吗?而且,越晚结婚生小孩,身体就越容易出问题。不信你去网上查。”

- “可是姐她自己也很急,遇到好的她当然会交往了,亲戚们催也没用。”

- “你以为他们真的很想催她吗?为她好,多说一句而已。其实,你有你的生活习惯,他们有他们的生活习惯,谁又真的有空管你结没结婚呢。”

讲完,她调大了电视音量,把头转了过去。

写到这里,我想起了一个比我小十岁,但曾经很黏的小表弟。

上大学后,我已经很少回家了。即使回去,大多数时间也是躲在家里睡觉,没怎么见过那些表亲们。

有一次,二婶把全家人都邀到她家去吃午饭,就在那里,我见到了许久不见的小表弟,他已经十二三岁了。

吃饭时,小表弟坐在我身旁,暖黄色的灯光照在一桌丰盛的午餐上,一只大鸡腿成功地吸引了我的眼球。为了打破我和表弟之间的隔阂,我把那只大鸡腿往他的碗里送去。

夹完后,我用慈祥的父爱目光看着他,脱口来了一句:“阿炳,期末考试怎么样啊?听说你没有考进重点班?”

看到他的眼珠子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的时候,我意识到我讲错话了。

我想,我好像也正式入驻了,阿炳“烦人的亲戚们”的终极黑名单。

-END-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